我爱“爱情”它本身,实在薄情。

关于

【令后】孤臣 前传

ooc,不知道还有没有前前传。

崇正十五年。

入夏天气燥热,孝仪皇帝赐了诸臣午憩,就连御书房守门的内臣也偷偷打上几个哈欠。

万籁俱寂,虫鸣鸟叫都捉干净了,于是白玉道上传来的脚步噼里啪啦之声便很清晰。

“魏相来了。”

孝仪皇帝贴身的宫女明玉端着汤膳过来,撞见脚步匆匆的玄衣高官忙上前问礼。

“陛下可在?”

“历亲王在里头陪着看奏疏。”

明玉如是回答,轻而易举得从面前的玄衣卿相面上发现毫不掩饰的厌恶,低头掩饰笑意。

“这是什么?”

“历亲王想喝虫草老鸭汤,陛下让御膳房做来的。”

“盛夏酷热,又是虫草又是老鸭如此油腻大补。让御膳房端碗绿豆汤来,就说历亲王要消消暑败败火。”...

【令后】孤臣

AU,架空。

分视角,前传



崇正十七年,节度举兵,号清君侧。


魏相拒叛军于关山城外,帝命自尽,葬于懿陵。


>[永琏]


京都的草又长了一年了。


天气阴沉沉的,今日怕是又要下雪了。


“快过年了吧,都要三十一年了。”


“可不是,今年也冷,快赶上十七年冬了。”


“十七年冬我还没进宫呢。巴子的,跟王使一个德行的鬼老天。”


两个内臣缩在亭子背风后避风,时不时抽冷气跺脚,私密之语却让我听得一清二楚。母后今日心情不佳,只带了我来后庭打转,莫名听了一嘴细碎着实可气。


“那你总该知道那一年死了多少人吧。关山城外头那座留山,埋了不知道多少人。”...

【海风】余生将欠

今天也被你用时间拘住了。

要怎么告诉你,我并没有难过到如今。倘若南半球的风能够穿过大洋抵达你今夜的住处,许能与你相遇梦中,送你一场咸咸的好久不见。

异国他乡的碧海蓝天很好很舒适,我甚至敢发誓说这是今年第一次想念你,在冲浪板划过浪尖的某刻。

海水失重,心意失衡。

所以是浇透我一生的你还是会拍我上岸的海浪更让我狼狈呢?你想过吗。

多年没有联系你真的很抱歉,毫无音讯离开的我一定让你觉得很困惑不安,它把我钉在屈辱柱上了,总是提醒我我是多么糟糕的一个凡人。

很抱歉你遇见了一个一般懦弱的凡人,她不是众神,从来没有得到过自大的品质,所以亏欠了你的欢喜,真的想说对不起。

可你不会知道,真的真的对...

我昨晚又做梦了。


哈。 


是很遥远遥远的过去,汗水泪意交织万遍的狼狈年少,热血上头就会跌跌撞撞扑向南墙。


我在镜头前咬死唇齿,转过身躲进角落里哭泣,那个黑黢黢的镜头和镜头后板着脸衡量我的评委成了少年人最大的恐惧。


它是单纯的,即使是恐惧为单纯的。害怕世界的纷纭,将要肩负的责任是不堪承受的期望,可是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她给我买过的一支支冰棍,夜色路灯下分给我两口的热年糕,偶尔抚着我脑袋的温柔责备,真的陪我度过了那几年零碎青春,漫天大雨。


我只有她,她也没有别人,就像我出生时那样恰好。


要努力,要加油,要坚强,最初她教我的一切都成了我后来的人生轨...

【海风】婚宴

ooc属于我,当然绝对ooc。

有写没写写一点,私设,无时间线。


/

这样的年纪最是尴尬。


同一天奔赴一场葬礼和一场喜宴,胃袋里转场似得填充了几筷菜肴,端起酒杯摆出的笑容满是生活疲惫的麻木。


没有喜悦,也没有痛觉。


人情债便总是最难还的,吴谨言想起了逃避。


她实在累了,仅有的假期甚至提不起出国旅行的心情,被窝就是天堂。


“你好…”


被电话吵醒的人往往是迷糊的,吴谨言当然不例外,与此同时,她的头也剧烈疼痛起来。


“短信?你认真的吗?吴谨言?”...


接梗?

@愿君一笑  侵删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富察氏只会在暗夜里孤独落泪。

她端正自持,丧失为人的任性。

是紫禁城里的木偶。

富察容音也会在暗夜里落泪,但并不孤独。

她清艳媚人,承受爱人的任性。

是床笫之上的猎物。

“放肆...”

推拒不成生红云,盈盈水色于波起。

“奴婢放肆呢。”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什么雨?巫山云雨。/
/什么雨?美人枕畔落花雨。/

▲“对不起”

富察富恒喜欢了魏璎珞很久。

久到他骨子里清高的姐姐富察容音和魏璎珞也成了莫逆之交,他才敢说出心口的爱慕。

“虽然不得体,但我喜欢你。”

心上的女孩子楞住了,旁边...

瞎写,破碎。


[魏]


她较她大,约莫也有十五岁了。


十四那年搬家,隔着小篱笆,仙子采茉莉东篱下,是平生最温柔的一瞬。


“是你的妹妹吧?”


“是了,人大了得念书了。”


“这青色衬她,好看。”


那是她情窦初开,少年时遇见最惊艳的人,只能一生沉沦。


后来姐姐告诉她,仙子说要教她读书写字。


[容]


她会写自己的名字,多年来也只是写得勉勉强强。


她也会敬我为师,只是不喊,偏随她姐姐喊我名。


夏日里蝉鸣叫透小镇南北,家家户户都是倦懒而闲适的,书房往往是最凉快的地方,我在那里午憩小躺。


然而有时候院子的篱笆门会被推开,...

【令后】绵忆

/


[女子之间彼此爱慕,也就是三流文人的情趣。]


“娘娘这样逼小燕子接纳知画,难道愿与孝贤皇后,共侍一主吗?两情相悦,白首一心人,难道真的不可以吗?!”


“谁是主?”


“本宫,一厢情愿,何来两情相悦。”


/


那个宫外来的格格,人如其名般,如同一只巧燕飞入了帝王之家。


明眸皓齿,顾盼活泼,成了宫里难得一见的风景。


“在这宫里,稍有不慎,你的小命很可能就没有了。”


“有这么严重吗?”


她苦恼得低头,没半晌又抬眉作出无所谓之态,毫无在意之心。


我晓得她半分都没听进去。


“你最好相信我。”


她没心没肺得笑,我...

浮光掠影是世界。


孤注一掷是我为你。


过于柔软的枕头是家乡。


奶黄月饼

求你们去吃奶黄冰皮月饼。


我今天吃了两个。



寻常岂无三五。


过去独崇八月十五,是音书难递,天南海北的离人总是相见无期。


如今一张机票,你归处的月便成了我去处的月。


于是年年清辉,可照一双人。


可我怎么还是见不到你呢,举头三尺之上共享的一轮月,仍牵不到你。


“来来来,为我们相聚于HK,干杯。”


古先生举杯邀月,旁人附和。


干杯。


不知你今夜何时归来,是否兴高采烈,活泼如少年。


你本就是个少年,我却老了。


——————————————————————————...

人类研究群才看得懂的梗。

感觉嫦娥颠当接梗的算是鸽了。


就把自己的那部分梗写一下吧,欢迎拿走写文。


第七世,是清朝。


她成了毒蛇老九。


后来,她在宫里找到了她。


大宴里,她是冷面王的侧福晋。


她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过去,她又是谁。


她越来越贪婪,贪污受贿做生意,身为皇子与民争利。


她想着如果注定她们还是不能在一起,那么这么多钱也能保她一世富贵。


她没想过争夺江山却不得不去争夺江山。


“我的银子可以保你争夺皇位,我只要一个女人。”


大逆不道也可以,与世皆敌也无所谓。


她本来就是条毒蛇,声名不重要。


当然是失败了,一败再败...

【海风】

▲/内容/为采访。

▲[内容]为回忆

▲神神叨叨预警,现实回忆交织。

[一]

女人都是双性恋或者同性恋。

这个论述,吴谨言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其实她不关心。

娱乐圈的事,年纪和性别成不了借口。

就好像说吴谨言挺喜欢秦岚这件事。

只是个简简单单的事情而已,这个地球上这么多人谈恋爱,电影里的桥段也只是稀松平常而已。

她也不藏着掖着,跟经纪人坦白个干净。

“我喜欢秦岚。”

“嗯,知道了。”

“是爱情的那种喜欢,想了三个月了。”

“行吧,不在一起就随便你。”

经纪人贴着膜,发出的叹息都很敷衍。

世俗的事,年纪和性别都是借口。

[二]

吴谨言有点不服气吧。

庆功宴后...

1/13

© 借我白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