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爱情”它本身,实在薄情。
[任何rps只磕人设,一碗水端不平。]

关于

刚看完无名之辈,1/3之后哭得不行,不知道后排笑点在哪里。


最搞笑的恶搞视频,笑完就发现自己真是烂人。


弄个喜剧片的名头真是对我最大的恶意,差点就不去看了。


今年在院线看过的最好立意的片子了,剪辑导演没有剧本本身有色彩。

【海风】不分留着过年啊

心里烦,想到就写点什么。



小半年没见她了,她还好吗?


吴谨言惯常发了呆,明明是非常紧张的颁奖典礼啊,只看着助理在身前整理礼服都会让人想起那个老爱缝衣服的女人。


心灵手巧,哎,手的确巧。


算了,聚光灯打下来了,她是没有爱人的吴谨言。



休息日时候狐朋狗友在一起,谈丈夫妻子男朋友女朋友。


聚少离多,阅历差异,性格不合...诸如此类,太多太多。


“北京上海是隔着一个太阳系吗?!不分留着过年啊!”


朋友怒喝,吴谨言只是呆呆得抱着靠枕不吭声。



“真要分手?”


秦岚也摸不准这人是不是小孩脾气...

我没有难过也没有抑郁。


我只是想到妈妈你接受不了这样的一个我,就什么也说不出口。


别逼我了,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未来了。

【海风】



人间得一爱,便知足吧。


‖   旧诗


告别和告白一样都用了力气了,飞过的异国与他乡的确没有你,遗憾不甘总在我心底。但我实在太忙了,记起来要去想念你已经是几十年后的初夏,所以连长叹也没了宣泄口。


我只好闭嘴,那口没求得喘息的破碎呻吟就压在喉头鼻腔,在我脑子里横冲直撞,唬得我几乎阖不住浑浊的眼睛,要抬头望望太阳,才能去揉酸了眼眶。


希望多年来一直有人替我祝福你,如同我每每翻开一本旧诗集窥见的隽永,如同我每每读旧诗忆起的你,如同旧诗似的你。


为我的健忘与不敢忘,不得不忘,高祝你。


‖    风兮


“她...

【海风】On Protection

看图说话。

一指甲刀一糖霜,今日收工打烊。

°

“我保护你。”

“我保护你?”

聚光灯下,女人匆匆回头,抛下疑惑。

头低低年下心头激荡转了一圈又一圈,在黑色背影取代温柔的一刻,突然忘记了该如何真正笑起来。

[所以我说,你未在意我的心意。]

°

“我保护你?”

“我,保,护,你。”

真充耳不闻该多好,若冷酷现实多幸运。

“好。”

[少年人都幸福吧。]

°

“我保护你...”

“我保护你~”

年少的那位手心汗濡湿了年长者的手心,她却不敢放开。

一句揶揄一生承诺。

台前发布会,世界中心宣誓爱。

[让所有不那么勇敢的人勇敢的,是爱。]...

【海风】俟清之河

听说你们很甜?

看图说话。


°


百年之后再问我辛苦。


°


吴谨言理直气壮得说自己见过凌晨的北京,深夜的上海,盘旋在万籁俱寂城市上空飞渡了万里。


要说辛苦,也算辛苦。


°


朋友他伸开双臂笑拥而来,口中寒暄那句辛苦,更胜重锤坠落下不留情满的赤裸。


我的左手是温热的,左手是你。


然而竟为何燃不起少年时的悸动与心慌呢。我第一次察觉,原在我心中无所不能所向披靡的那个你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


你如何不是个英雄呢,披荆斩棘,再疼也能不在意。


可你真的只是最平凡的人,会受伤会难过,会忍不住在灯光下捏紧我的...

等一个大佬陪我磕鬼鸥,囧恩龙母。


😃


Jemily不能停!Blackhill还要追AO3!


我还能磕![连续加班一个月的挣扎!]

【海风】亲密付

/小甜饼。/

/不甜...不甜难道你还能打我?/


°

如果说吴谨言有什么没料到的,那一定就是秦岚的来到。


[著名爱情骗子骗心骗财,希望她早日落入法网。]吴谨言总是在入睡前向随便哪个神明祈祷。


[呸呸呸,最好落入我的法网。]


今天也是不出意料口是心非的一夜。


晚安,秦岚.


去他妈的异地恋。


°

所以秦山风女士正被关在休假的监狱里欲仙欲死,哦不,醉生梦死。


不对,重申一遍,是生不如死。


你说休假不好玩,对不起朋友,是电视不好看还是床不够软?


[是女朋友不在家又懒得做饭。]


刘芸翻了个白眼,应采儿退出...

【令后】裕陵鬼事AU(9)

其实这篇的设定,地宫和阴宅是两个层面。

只是为了写文,毕竟…棺材盖上的爱情也没啥意思对叭…

然后随便捡起来写写看这篇,果然没有感觉。 


/


二十五年,永璐没了。


四岁。


葬于太子陵。


抬灵下葬的日子很好。


天有云,山有风,人间依旧亮堂。


然而深宫之中可有清风明月呢,我未抱希望。


古来早夭都是不祥之兆,深宫里熬不住的孩子太多,无名无姓的是孤魂野鬼也做不成,说来永璐已算幸运。


他是如此小小的一个,只身素服,安静坐在棺椁之上,便是看到高氏与我也只是不说话,只是拿那双...

【歌岚】在封江江安利的边缘试探一波

 @封江 

▲一个是疯魔白月光,一个是不羁绿修竹。


/


八竿子打不着的恋人们,存在本身就是所谓的活久见。


比如说胡某和秦某。


但照胡某的说法,其实也不算太八竿子打不着。


81年的年上女人和82年的年下男人,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就活久见了。


“你得知道啊,巨蟹女和处女男的理想度本身就高达90%。”


“哪个旮旯角里的不入流说法啊。”


“胡大师祖传算命,算不准不收钱。”


胡某哼着小曲擦着单反镜头,驾驶座上的女人利落得丢了个白眼。


秦某觉得这个世界也蛮神奇的,可能相同年龄段相处就会拉低心智,堪堪就要扫入70后的两个...

【海风】去头掐尾的那一段


你知道折子戏吗?


盛夏时节该遇见最值得一腔孤勇的人,舍去漫长的试探和意犹未尽的告别,如同夜航船上燃起的火把,突兀烧穿夜色又复突兀得无踪无迹。


其实横店的夜风应该是很美的,然而那时候我俩更贪恋房里袅袅的冷烟,那轻薄得浮着的焦圈能轻而易举迷晕不清醒的人。


她搭着沙发夹着细烟,漫不经心得觑幕布上的镜头晃荡,水波晕晕,木桨吱摇的切换时光,阖了一分眼睑去审度白墙黛瓦后转出的纸伞丁香少女。


合该是美人美景,依着美人赏玩,她便满意得吐了口散漫,松松搁了腿。那足尖扫过我端坐的膝,无意也不上心,我反手挠了挠白皙温润的肌肤,留恋而再三。


“哎,痒的。”


她似嗔似...

【令后】孤臣 前传

ooc,不知道还有没有前前传。

崇正十五年。

入夏天气燥热,孝仪皇帝赐了诸臣午憩,就连御书房守门的内臣也偷偷打上几个哈欠。

万籁俱寂,虫鸣鸟叫都捉干净了,于是白玉道上传来的脚步噼里啪啦之声便很清晰。

“魏相来了。”

孝仪皇帝贴身的宫女明玉端着汤膳过来,撞见脚步匆匆的玄衣高官忙上前问礼。

“陛下可在?”

“历亲王在里头陪着看奏疏。”

明玉如是回答,轻而易举得从面前的玄衣卿相面上发现毫不掩饰的厌恶,低头掩饰笑意。

“这是什么?”

“历亲王想喝虫草老鸭汤,陛下让御膳房做来的。”

“盛夏酷热,又是虫草又是老鸭如此油腻大补。让御膳房端碗绿豆汤来,就说历亲王要消消暑败败火。”...

1/13

© 借我白首。 | Powered by LOFTER